您的位置:菜鳥集運地址 >> 電子競技

NaVi CEO:俱樂部在DOTA上收入很少

2021-01-15 10:08:56文章來源:遊久論壇

{{userName}}lv{{userLevel}}

評論

評論

收藏

收藏
關注遊久電競
關注遊久網

  NaVi的CEO Evgeny Zolotarev在近日接受採訪時談到了福布斯對電子競技俱樂部成本的計算,談到了俱樂部與Valve的交流,並公佈了電競選手的工資。

  關於福布斯雜誌對電子競技俱樂部價值的估計

  (這個估值是)絕對的垃圾,因為所有關乎俄羅斯、烏克蘭、美國的福布斯的任何排名,都是在沒有深入分析的情況下,單純依靠一些人説的話做的。美國人通常是如何計算排名的?他們把營業額乘以某個乘數。在美國,倍數至少是10-12。在歐洲,最多是8,在獨聯體,可能是3-4。

  在歐洲俱樂部中,我認為只有G2在應在的位置。我認為這個品牌是相當酷的,他們圍繞Carlos從無到有,用了3-4年的時間建立起來的電競商業帝國,但是這也不值1.75億,你至少得把所有數值都除以二才行。

  關於Dota 2俱樂部收入

  當然,Dota的收入微乎其微的。而在Valve改變對俱樂部的態度之前,它將永遠是微不足道的。他們看不到俱樂部的價值,整個項目都是面向選手的。而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在福布斯榜單上的10個俱樂部組織中,只有Liquid有Dota陣容的原因。那只是因為它是遺產,像我們俱樂部這樣的遺產。我們必須這樣做,我們不能把它捨棄。這是我們的歷史,我們的根!

  事實上,Dota是俱樂部除了獎金外幾乎沒有任何收入來源的項目。大部分獎金都歸選手所有。你也不能靠獎金來建立商業模式,這幾乎是一件不可預知的事情。這就像是一個賭博。但今年考慮到Valve取消了一切的情況下,找我們參加Omega聯賽等賽事的主辦方,與俱樂部分享了一點收入。俱樂部有一定的保底收入——這也是某種程度上的進步,更像是一個普遍良好的CS:GO生態系統有的東西。雖然考慮到Valve做的不多,但至少沒有真正妨礙到它的發展。所以,我和賽事組織者們想出並創造了一個合理的運作模式。在Dota中,我們離這一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但我們會看到下個賽季的情況。

  比較Dota 2和CS:GO俱樂部的情況。

  TI對Dota來説是一個重要的事件。它的存在和幾百萬美元,可以讓人每年一次都能關注Dota,關注他們這個出版商。而實際上,這正是破壞這個生態系統的原因。因為這個獎金高得離譜,而它與選手的名義工資沒有任何關聯,因此,俱樂部對選手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。他們的全部重心都在TI上。在CS:GO中選手尊重合同,工資佔總收入的比例超過50%。這就是為什麼CS:GO能成功,選手對俱樂部、賽事組織者——每個人都很尊重。

  也許現在要改變一下了。這一年來,我們經歷了沒有TI的日子,也許我們的對未來的規劃會有一些變化。

  關於俱樂部和Valve之間的交流

  我個人在和Valve開會的時候説:你們能不能合理分配一下獎金,比如説30%是給俱樂部的,而不是給選手的。但他們不接受這一選項。

  很多問題都與Valve的不作為管理體制有關:沒有高管,大家都在同一層級上。郵件來了,有人想回復就回復了,沒人想回復就沒人回覆。所以我不太喜歡這種態度,我認為當Valve把權利交給第三方時情況會更好。

  關於新的DPC聯賽對各俱樂部的好處

  不,實際上並沒有。如果V社明確了舉辦的時間、明確了比賽計劃、明確了Major,那俱樂部在準備、安排、訓練上都很方便。這是一個加分項,但它不會改變Dota生態系統的任何東西,除非增加一些類似CS:GO貼紙或其他讓俱樂部能活下去的東西。

  如果Na‘Vi的球員少説點髒話,他們就能成為麥當勞的大使

  一般來説,不可能。但具體到麥當勞,有可能。市面上有很多有社會責任感的品牌,在定位和公關上。雖然我們還沒有具體的溝通,但我覺得,我們不適合代言這樣的品牌。

  關於選手和贊助商之間的交流問題

  沒什麼很直接的問題,不過有一些有趣的故事。17年,當我們的合作伙伴代表來到訓練營的時候,有一個隊員差點直接問:"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給錢?" 但這並不影響合同的簽訂。

  關於電子競技中的選手工資。

  這很難計算,因為選手沒有固定的收入,他們的工資很不一樣。如果你是青訓隊員,那麼你可以賺到500-1000美元,如果你是頂級選手,那麼月入4-5萬。